我们不是粤剧人

從文化、學術層面看「查篤撐」兒童粵劇 (下)

(续上期) 香港、内地都有不少学校在推广粤剧,但多数还在沿袭板着面孔让孩子扮大人的路线。还有不少学校得过不少奖,但多数是为拿奖而拿奖。大人沾了光,却没有引起「谦仔们」的兴趣。马曼霞并无想过要得什么奖,但他们真正用自己的心智去推广粤剧,用美学、教育学、心理学的知识,让孩子不仅从小参与和了解粤剧,更通过粤剧的唱词、音乐、事件、功架、服装、化妆、舞美,了解自己经历着的风土人情和人生的规矩和哲理,而且用粤剧创造了孩子们乐于参与的品德、心智、技能锻练、提升的平台,其意义远远超出了粤剧自身。 「查笃撑」坚​​持不个别收取导师费,不让粤剧变成富贵娱乐;亦坚持不把十个小时只放在一个小朋友身上作精英培训,而把十个小时花在十个小朋友身上做群戏。十年中,惠及的学生肯定还没有产生过粤剧的大老倌,将来也未必能成为粤剧的专业人士,但无论是学生、义工还是学生的家长,通过这样的薰陶和参与,将来一定是粤剧忠实的观众。

CHA DUK CHANG20120824-ChaDukChanglv3-1

由此,香港「查笃撑」儿童粤剧协会的探索至少向社会证明:

粤剧并非过时,并非没有市场,并非无可救药,更不是文化糟粕。它的兴衰荣辱,全赖当事人的作为。粤剧从业人员的才智和创造性最大限度地被激发出来,粤剧繁荣和吸引观众才有可用的资源。

二、粤剧有传统,但从剧种形成至今,从未停止过求新求变的脚步,辛亥时期的志士班、二十年代的平喉唱家、三十年代的薛马改革,都是粤剧不断适应社会需求的自身变革。寻找粤剧自身的立足点,比怨天尤人更实际。

三、机会和参与性是当今知识社会的基本诉求,不能局限在我演戏你看戏的思维定势。自发、换位、参与、互动,让参与人演活自己,既是社会教化的途径,也是当下粤剧艺术不可逾越的规律。以粤剧为工具,借舞台作教室的探索,有效适应了培养粤剧未来观众的需要。

可以说,培养观众是当前香港或内地保护粤剧,保护粤语文化最为重要的课题。如果没有观众,打造再高层次的大老倌,粤剧照样式微。没有社会基础,没有市场接纳,制造再多的剧目和明星,意义依然等于零。中国的文化,从来就是民众创造和参与的文化。 「查笃撑」让多数小朋友都有机会参与和感受粤剧的模式,颠覆了传承粤剧盛行多年的精英路线。让大家都是「小元帅」、「小神仙」,大家都是剧中好学上进的好孩子,正是无数「谦仔」期待的事实。 「查笃撑」不仅属于香港,同样属于中国,属于粤剧文化、粤语文化的保育传承。

或者,这份「零工资」的执着,就是当下有理想、有社会责任感的文化人最丰硕的收成。

梁国澄
「查笃撑」艺团顾问、前佛山市博物馆馆长、
佛山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
2012年7月24日于佛山
(转载自「查笃撑」儿童粤剧协会十周年特刊)


Email : editor@lovekids.com.hk
本专栏作者意见不代表本网站立场